Monthly Archives: 2月 2018

茉莉花開,一片、兩片、三四片,朵朵芳香,朵朵嫵媚。身穿白色的衣裙,踏著高跟鞋,在茉莉花叢中輕盈舞蹈,在明媚的春光下輕舞飛揚。茉莉花,晶瑩剔透,粉白鮮嫩,洋溢著天使般的光彩。它似仙女下凡,靜靜地佇立在花叢中,春風輕拂,花香嫋嫋。悄悄的,春光灑在它的身上,讓它泛起白色亮麗的光暈。微風吹拂,讓它花香浮動,幽幽流瀉,輕輕飄散。

江南女子,輕輕地走在茉莉花叢中,踏著輕靈的步伐,輕輕旋轉,默默微笑。她時而眉飛色舞,寂靜歡喜;時而溫柔似水,靜過流年;時而載歌載舞,熱情似火。她彎下腰,低下頭,露出迷人的微笑。她那烏黑亮麗的頭發,垂到腰間,頭戴一頂天鵝絨的紫色帽子;彎彎的眉毛,一雙水旺旺的大眼睛,閃著晶瑩的淚光,有著貂蟬一樣的嫵媚,有著黛玉一樣的柔情。

江南女子,是春姑娘派來人間的天使,將美麗與動情笑傲人間。她那小巧精致的鼻子,聞著花香,嗅著春的濕氣;紅色的嘴唇,唱著《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》。她有著苗條的身段,精巧的五官,端莊秀氣,落落大方。她有著戴望舒筆下那散發著淡淡愁怨的姑娘,溫婉而多愁善感,下雨時,打著一把紫色的傘,穿著貼身的白色旗袍,在煙雨迷茫的花叢中悠悠款款地欣賞著茉莉花。

花香飄散,美人陶醉,春光柔柔,美人安暖。春天的陽光,安靜而多情。白雲悠悠,天色藍藍,微風輕輕,春光融融。春光乍泄,一世夢暖。踏著春光,江南女子向陽微笑。她的笑,像春光一樣明媚,像春光一樣溫柔,像春光一樣安靜,像春光一樣灑脫,像春光一樣讓人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。她的笑,就是春姑娘的微笑,那樣生動別致,那樣深情款款,那樣柔情脈脈。

踏著春光,江南女子在茉莉花叢中尋找著春光裏的活色生香。春光,暖暖,夾雜著微微的濕氣。在春光裏,活一份瀟灑,活一份氣度,活一份深思,活一份濃情,活一份淡然,活一份溫柔,活一份安然,活一份夢幻,活一份溫暖,活一份明了。春光,就如江南女子的微笑,爽朗而帶著含蓄,真摯而透著活躍,安靜而藏著動感,情深而意長。 (8)

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
  • 未分類
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